欢迎访问宁夏中小企业公共综合服务窗口平台!

注册|登录|平台简介

中小企业动态

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发布时间:2019-01-21 14:36:01 来源:上海金融报

原文链接:

  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当前经济中的主要问题,也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融资难,成因复杂,只有找到症结所在,才能对症下药,让全社会共同缓解这一世界性难题,特别是让“主力军”商业银行“敢贷、能贷、愿贷”。
  解决融资难更为迫切
  “融资难和融资贵这两个问题中,最核心、更紧迫的问题是融资难,也就是资金的可得性问题。”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在近日举行的2019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上表示,“在经济下行过程中,如果单纯通过让银行降低贷款利率解决融资贵,即使解决了眼前问题,也会带来新的风险。首先应解决的是信贷传导机制问题,即鼓励银行把信贷有效投放出去。”
  交行上海市分行普惠金融事业部相关负责人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小微企业融资的瓶颈在于“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则相对比较容易解决,“为落实国家及监管部门要求,我们银行提供的融资利率相对较低。除了融资利率以外,我们不收取任何额外的费用。”
  中国银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企业普遍认为,商业银行提供给中小企业的资金并不“贵”,约70%的企业认为“银行贷款与其他融资方式相比更便宜、但更难获得”,企业融资“贵”主要“贵”在民间借贷等其他融资渠道。
  中信证券的明明研究团队指出,“去杠杆”已涉及诸多银行的日常经营乃至生存,银行从“表外立行”回到“存款立行”和“贷款立行”,在资产端出于避险本能“拥抱”国企和央企,虽然因此在价格和息差上有所损失,但广义的收益和安全性仍令银行对国企和央企趋之若鹜;小型民企担心的不再是融资成本高的问题,而是无法实现融资的困境。
  风险偏好是深层次原因
  “小微企业在经济运行中发挥了很多作用,但是获得的金融支持——融资可得性和融资利率都与大企业不一样。我们要创造竞争中性和平等的环境。”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
  交行上海市分行普惠金融事业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相对于大企业,小微企业在贷款时之所以“弱势”,是因为信息不对称,“小微企业财务信息不完整,而且通常‘轻资产’,能向银行提供的合格抵押物较少。同时,小微企业的一笔短期贷款到期后,可能向外部第三方融一笔钱,不但资金成本高,而且资金在时间上不一定能与企业的经营需求相吻合。倒贷成本也是融资难的一种体现。”
  “小微企业很难从银行获得融资,深层次原因在于银行的风险偏好和风险文化。”该负责人进一步表示,“商业银行历来追求稳健经营,无论是在体制机制还是风控要求上都对小微企业比较谨慎。如果银行内部对不良贷款的责任认定严苛,则银行展业人员肯定会有一定畏难情绪,不敢贷,怕追责。此外,小微企业业务规模占比较小,对利润贡献度不大,而商业银行特别是上市银行也存在盈利的内在需求。”
  S银行副行长在一场座谈会上表示,“不敢贷”的关键原因是信息不对称。Z银行副行长在这场座谈会上也提到了尽职免责问题,“小微客户经理一旦出了坏账,如果会被加重处罚、权益没有保障,怎么服务小微企业?”
  “如果做大企业和做小企业业务的工作量差不多,(银行客户经理)当然喜欢做大企业业务。”在上述论坛年会上,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廖群表示,“我国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这么多,银行怎么从中选出有信贷需求、值得放贷的,又能满足政策要求的,取决于银行的鉴别能力。”
  H银行副行长表示,银行虽然本身想服务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但自身能力确实也有不足之处,表现在组织架构、流程设计、风控模型等方面。在服务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过程中,银行必须提升风险管理水平,否则是不可持续的,“我们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评级模型,审视贷款分类的制度办法,使这一套体系能更好地对接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服务。”
  良好生态须共同营造
  上海银保监局认为,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首先要破除隐性壁垒,倡导公平信贷原则。并要求辖内各中资法人银行从业务受理、客户评级、债项评级、债项合同安排、放款约束、贷后管理以及责任认定追究、经营单位主要绩效指标(KPI)设置、客户经理绩效考核等方面,检查本行信贷管理全流程中是否存在可能影响公平信贷的政策,取消不合理的条款、要求和做法。
  据悉,上海银保监局从八个方面推动银行保险机构更好地服务民营企业,做到对民营企业“敢贷、能贷、愿贷”:一是优化授信政策,落实公平信贷原则;二是拓展融资渠道,满足民营企业多层次金融需求,为处于生命周期不同阶段的民营企业提供适当的、充分的金融服务;三是坚持四个方向,做到市场定位必须向小、金融服务必须向下、风控体系必须向实、内部管理必须向细,扩大民营小微企业信贷覆盖面;四是优化激励和问责机制,提高基层放贷积极性,对不存在违反法律法规和有关监管规章的行为,可免予追究小微企业信贷人员的合规责任;五是推进产品创新,提高民营小微企业信贷便利度和可得性;六是完善多层次风险分担体系,提高民营企业信贷风险承受能力,深化银行和保险公司合作机制,优化银保合作业务流程,更好发挥保险的增信分险功能;七是规范服务收费,减轻民营企业融资成本负担;八是全面推进企业信用数据库工作,破解银行对民营企业贷款的信息不对称难题。
  S银行副行长表示,完善内部激励机制的关键是尽职免责。“银监部门、总行提倡尽职免责多年,但落不到实地,因为尽职免责里的内容都是定性的,定性的永远落不到实处。”该行长表示,该行将尽职免责内容尽量量化,并已得到绝大部分支行行长和客户经理的认同,由此能部分解决“不敢贷”问题。
  “怎么算是尽职?没有明确的界定标准,每个人的理解角度可能都不一样。”交行上海市分行普惠金融事业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同时,“免责”也应是有条件的,过于宽松会导致系统性风险。小微企业融资难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单靠银行无法解决,需要政府等社会各方共同解决,营造良好的融资生态环境。
  连平表示,面对小微企业融资难题,银行业的结构应当适当加以调整,应增加小型商业银行以及创新的小型金融机构。“银行信贷约60%流到国有领域,这涉及金融结构的匹配问题。”连平表示,“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专门提到‘要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推动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业务逐步回归本源’,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就是小型商业银行,可以更好服务于小微企业。从国外来看,在服务小微企业方面做得比较好的德国、日本,有大量的小型商业银行以及政策性体系来加以支持。”
  廖群也提到,“不管大银行还是小银行,都喜欢做国有企业(业务)。缺少专门为中小微企业服务的银行。”
  就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建议:首先,鼓励商业银行加快产品和服务创新,提高支持中小企业、外贸企业渡过难关的积极性。一方面,充分发挥商业银行的主渠道作用。另一方面,建立健全补偿激励机制,提高商业银行支持中小企业、外贸企业渡过难关的积极性。其次,完善服务实体企业的多层次金融体系,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机构作用。再次,加快运用金融科技等手段提升对实体企业的服务效率。第四,完善对中小企业的政策性担保,尽快完善再担保体制。第五,多措并举改善小微企业的经营生态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