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宁夏中小企业公共综合服务窗口平台!

注册|登录|平台简介

投融资服务

突破外资50%持股上限 重构中国金融开放新版图

发布时间:2019-01-03 10:55:34 来源:时代周报

原文链接:

  2018年,中国金融开放取得突破性进展。
  “我要明确告诉大家,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2018年4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作出庄严承诺。
  习近平表示,中国决定在扩大开放方面采取一系列新的重大举措,其中首个提及的领域就是金融业,从放宽外资股比限制、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到拓宽中外金融市场合作领域,开放力度和深度都超出了预期。
  第二天,新任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分论坛上给出了新一轮金融开放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公布“金融开放11条”: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与中资机构一致等等。
  另外,易纲还宣布,上海证交所与伦敦证交所的互联互通交易机制(“沪伦通”)将在2018年内开通。
  以此为起点,一年以来,一行两会连续发布十余项相关政策通知,外资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以及期货等行业的多项市场准入开放和业务范围扩大举措渐次落地;外资机构持股比例、业务审批制等过去多年未能下定决心解决的政策限制均迎来了不同程度的“松绑”。中国金融业开放终于打破“雷声大雨点小”的痼疾,业界将2018年誉为中国“新一轮金融开放的元年”。
  新一轮金融开放元年
  “将2018年称为中国的‘新一轮金融开放的元年’并不为过。”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研究员卞永祖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坦言,金融开放存在潜在风险,“中国的金融开放前些年相对较慢,在逐步加强风险把控、完善金融监管体系之后,2018年以来加快了金融领域对外开放的步伐,实现金融开放从点到线再到面的突破。”
  “2018年中国金融开放节奏加快了,看起来似乎是元年,但结合内外因素来看,其实并不是元年,而是中国自身金融改革开放必然的结果。”对此,上海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曹啸表达了不同看法,曹啸分析认为,从内部因素看, 2018年中国的金融开放步伐更快,实际上是过去40年改革开放为金融业奠定了良好的制度基础、市场基础及风险把控能力。
  曹啸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一个渐进的过程,2018年金融开放也是应有之义,是按照自身改革开放的逻辑和节奏,坚定地进行市场化与国际接轨。”从外部因素看,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国家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全球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的当下,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坚持开放的态度。
  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脚步不会停止,监管部门相继表示,将在持续提升风险防范水平和监管能力的基础上稳步扩大对外开放,开启金融业对外开放新篇章。
  金融服务业开放先行
  一直以来,从广义而言,金融开放具体可以概括为两大类:一是资本与金融账户开放;二是金融服务业开放。
  2018年金融服务业开放的力度最大、内容最多,涉及外资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以及期货等行业的多项市场准入开放和业务范围扩大。
  为了配合改革开放的推进,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4月以来,证监会和银保监会就金融服务业开放连续发布了十余项相关政策通知:
  4月27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放宽外资银行市场准入相关事项的通知》,进一步放宽外资银行市场准入;同日晚间,银保监会再次发布《关于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的通知》,放开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与中资一致;
  4月28日,证监会正式发布实施《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允许外资持股比例最高可达51%,允许外资控股合资证券公司,逐步放开合资证券公司业务范围。
  与此同时,其他部门亦通力合作,加大金融开放的广度和深度。6月28日,发改委和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的上限放宽到51%,三年以后不再设限。
  此外,地方政府亦积极响应中央号召,10月9日,上海自贸区发布《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跨境服务贸易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先行先试,推出全国第一张服务贸易领域的负面清单,其中31项涉及金融业,不仅与“上海扩大开放100条”行动方案中有关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内容密切相关,也与易纲公布的金融业开放时间表相呼应。
  “中国在金融服务业的开放上步伐更快、步子更大,因为中国金融业已经有一个良好的市场基础,而且在资本市场相对封闭的情况下,金融服务业开放可以先行。金融服务业开放不涉及资本的大进大出,而且同样受到国内的监管,风险相对较低。外资金融机构的进入也可以增加竞争,有利于国内经济增长,同时推动资本市场的开放。”曹啸解释。
  有序开放资本与金融账户
  2018年金融开放领域,以金融服务业为重点方向,同时,资本与金融账户的开放也在渐进推行。
  在金融市场方面,3月26日上午9时,中国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中国原油期货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正式挂牌交易,这也是我国第一个允许境外投资者直接参与的期货品种。
  4月11日,易纲话音刚落,证监会就扩大互联互通每日额度与香港证监会发布联合公告,宣布从2018年5月1日起,内地和香港互联互通额度扩大,将把股市互联互通每日额度扩大四倍,将沪股通及深股通每日额度分别调整为520亿元人民币,沪港通下的港股通及深港通下的港股通每日额度分别调整为420亿元人民币;同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也表示,扩大金融市场开放,稳步推进QDII改革。
  在资本账户方面,资本项目总体遵循先流入后流出、先直接后间接、先机构后个人、先试点后扩展的顺序逐步放开管制,主要包括直接投资项目逐步实现基本可兑换,间接投资通过QFII、QDII、沪港通、深港通等管道方式放开。
  11月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发布实施上交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沪伦通”)相关配套业务规则共8项。
  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这一重要举措虽然年底未能如期落地,但多位受访专家均表示,沪伦通距离正式实施不会太久,“不同于沪港通、深港通处于中国市场内部,且只是投资者的双向流动,沪伦通采取DR模式,是产品、投资标的、公司的流动,涉及因素更复杂,要考虑上市时间、融资成本等问题,速度慢一点很正常。”曹啸说道。
  多位专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在金融开放中,金融服务业的开放可以先行,而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更加复杂,涉及金融体系的完善和对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监管能力,且与外汇密切相关,因为资本市场开放是跟外汇的管制有密切关系,所以资本和金融账户的开放需要谨慎一些。